“放弃我。”

© 南風過境.
Powered by LOFTER

" All my wolves begin to howl"

" Wake me up the time is now"

或許,你有見過狼群裡的頭狼嗎。

淺琥珀色的眸子投射出來的目光是不帶一絲溫度的,它從狼群中起身,天生上位者的氣場。

縱使傷痕累累,也是絕不猶豫。

它是野性的。

帶著它的狼群。走向勝利的曙光。

" There is a revolution coming."

這是它和它的狼群的革命。

“All my wolves begin to how”

“Wake me up the time is now”

我的癥結在於,美好的東西出現我會去嚮往,會引起我的興趣,我便想要爭取得到。但真正握在手裡得到的時候,它反而失去了應有的價值。就像是一朵散發著馥郁氣息的玫瑰,我會去把它摘下來仔細嗅聞,沉醉於迷人的香氣。但它最終還是會失了香氛,被丟在泥裡。

我打碎了那個喝藥用的白瓷碗,濃稠苦澀的藥汁沾滿了手指,黏膩在指縫。

破碎的白瓷片在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光線,我覺得,再配上什麼別的顏色會好看許多。

比如,血液的紅色。

他是丞相之子,男人是当今圣上的兄长。

他知道,他们两个人的结合无非就是男人利用父亲在朝中的势力来扳倒昏庸无能的皇帝。他也清楚,男人不爱他。

但他不明白,为何男人还要与他行那“夫妻之实。”

男人说,掩人耳目,不愿落人把柄。还说,他永远都不会爱上他。

他沉默不语,感情埋在了心中最深。

一月有余,他晕倒在后花园被太医诊出有喜,不曾想却换来男人亲自递给他的一碗黑色药汁。

男人说,他现在还不能有软肋。

他眼眶泛红,眼泪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是了,男人怎么能忍自己不爱的人生下孩子。

眼泪砸在药碗泛起一层涟漪,他像饮毒酒似的一饮而尽,不觉早已泪流满面,脱力似的晕了过去。

他不知道,男人在他倒下...

我也来凑个热闹,顺便捞几条印象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孤独的气息在黑暗中蔓延开来,抱膝坐在地上努力想看清眼前的手掌却也是徒劳无功。

黑暗中过早揭下的伤口撕扯产生的痛感愈发清晰,循着记忆中的位置用舌去舔那一小块皮肤。

铁锈的味道充斥口腔,咂了咂嘴抹一下干裂的唇。

嘶…不是早应该习惯吗。

月亮也同我捉起了迷藏,还有…看月亮的人。

嘘…我找不到他了。

不对…是我亲手推开他的。

“有一种性取向叫做lithromantic,指的是在你对某个人产生好感后,当他对你有同样感情后,你就会讨厌这种感情,甚至不再喜欢他。”



-

嘶...有这种感觉多久了?

不清楚...也想不清楚,像新愈合上地伤口结的痂,想去抠又不能下手。就算是完整地揭下,因过早分离的痛感也还清晰的存在。

他就像是那块疤。

深呼吸几次让自己看起来更平和些没那么焦躁,张了张嘴斟酌了许久的话还是说了出来。

“王俊凯...你知不知道一种取向。”

“什么?”

“lithromantic。”

一个小小的番外

#《道是无晴却有晴》中设定,一个小小的番外

#高亮※有ooc有带球有孕期,自行避雷

#我随便写写那你们就随便看看,不打tag了

#都ABO了没什么好上升的了吧,谁上升上谁



















王俊凯洗完澡擦着头发走进卧室的时候,千玺窝在柔软的被子里已经睡了。


自从公布了两人的关系跟小朋友肚子里的小小朋友,两个人就理所当然的住到了王俊凯买的那间公寓里。既然木已成舟,双方父母还是很明智的点了头,敲定了两人的订婚典礼,到了法定婚龄后就会结婚。平日里因为两个小辈的工作原因聚不到一起,空闲时候当然少不了长辈们的一些唠唠叨叨。



房...

1/8